时间:2016-12-26 08:00   来源:传送门

那么,中俄将来真的会像这位俄罗斯专家所说的那样会形成军事同盟关系吗?对这一问题我们需要辩证地看。

首先,中俄不太可能形成传统的那种“盟友关系”,这是一定且肯定的。之所以如此,根本原因在于二战后传统的结盟关系实际上是“主从”或“主仆”关系,不算是双边联盟关系还是多边联盟集团,一定都有“主国”和“仆从国”之分。譬如,美日韩联盟就是“主国”,日韩就是“仆从国”;再譬如苏联时期苏联与其他国家的结盟关系也是“主从”和“主仆”关系。

中俄之间根本不存在这样的政治基础,不可能分“主从”和“主仆”,两国都是世界级大国、强国,两国军事实力相若,这决定了两国关系是一种责权利比较对等的协作关系。从这个视角看,中俄不可能结成传统意义上的盟友关系。

其次,中俄两国的关系客观上超越了一般的国家合作关系,甚至超过了一般意义的“结盟”。譬如,中俄两国的关系紧密程度肯定超过美国与沙特之间的盟友关系。中俄之间的关系之所以如此紧密,根本原因取决于中俄有一个共同的战略对手——美国。如果没有美国对两国的压迫,中俄不可能靠这么近。在占豪看来,由于美国的全球战略,中俄不但在安全战略方面的利益完全是一致的,在经济方面的战略利益也是一致的,特别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与俄罗斯遭到西方全面制裁之后,这一点更加凸显。这些现实的战略层面的安全利益和长期经济利益决定了中俄这种关系将会一种可持续的长期关系,两国关系在未来至少10年都会越来越紧密。

其三,随着美国为了维系其全球霸权所采取的策略,中俄的应对必然是加强双边关系,同时由于中俄经济合作越来越深化,两国关系会在当前基础上走向更加紧密,这种关系未来很长时间都是不是“盟友”胜似“盟友”。而且,从国家利益层面看,中俄基本上找不到深层次的利益矛盾和冲突。

所以,中俄关系本质上是一种不是“盟友”胜似“盟友”的关系,两国的这种“全面战略协作伙伴”是无死角的全面战略协作,是没有利益冲突的深化合作,这种关系所起到的作用比一些所谓的“盟友”关系还大且更具灵活性。我们可以准确地说,中国和俄罗斯永远不可能结成传统盟友关系,但两国所展开的合作在很多层面将超过传统盟友关系。

现如今,经过一轮一轮的涤荡之后,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形成了中俄对美国的“三国杀”博弈格局,在西太平洋已经形成了中俄对美日的博弈格局。在占豪看来,这种格局意味着,中国与俄罗斯正在用最大的力量维系美日在第一岛链给两国带来的军事压力。

未来,美国总统不管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他们都不可能完全颠覆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新任总统顶多会做出适度调整,但在第一岛链遏制中俄特别是中国的趋势是不会变的。在这种情况下,中俄必然联手在第一岛链与美日进行抗衡,这也就意味着当前的这种格局短期内不会有本质性改变。更直白说,就是中俄联手在第一岛链对付美日的趋势将会长期持续,随着美日韩联盟越来越紧密,中俄的协作关系也必然会逐步升级。

很多人至今仍搞不清当前世界格局下事关中国的利害关系到底在哪,所以把简单的对美国遏制中国战略的批评称作反美,把与俄罗斯合作深化的分析称作亲俄,这是对国际局势和国家利益缺乏深刻理解的层级较低的情绪化反应,是失去自己位置和忘记自己角色的表现。作为一个中国人,这一点我们非常需要搞清楚。

其实,关于这一点也是很容易搞清楚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关我们国家每一个人这个逻辑很好理解,现如今是美国为了维系其全球霸权遏制中国的民族复兴,他们认为中国复兴是挑战了美国全球霸权,所以一定要遏制我们。奥巴马在2010年4月访问澳大利亚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如果超过10亿的中国居民,过着澳大利亚和美国人一样的生活方式,那我们都会陷入十分悲惨的状况”。当时说得虽然是碳排放,但碳排放高低就意味着生活水平高低,所以美国害怕的不仅仅是中国复兴后对美国的霸权的影响,更担心中国生活水平的提高会挤占西方现在所占有的资源份额。基于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何美国一定要遏制中国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搞清楚谁是利益伙伴谁是利益对手应该不难。我们知道,国家之间,从根本上说就是利益,而利益有长、中、短之分,对中国来说长远利益就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那么谁要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绊脚石,我们都必须将其踢开。不管这块绊脚石有多重,踢不开也要想办法搬开,搬不动也要砸碎砸烂!

编辑荐图
一周热点
网媒关注
热门贴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