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7-01-04 08:00   来源:腾讯

韩健:执教马来西亚,击败中国羽毛球军团,被骂成“卖国贼”

1992年5月,马来西亚羽毛球队在汤姆斯杯半决赛中,击败中国队并最终夺取冠军宝座。马来西亚队中的核心教练,是曾在国际羽坛为中国夺得诸多荣誉的名将韩健、杨阳、陈昌杰等人。稍后,在7月份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中国羽毛球军团亦铩羽而归。韩、杨、陈等人,遂成为国人口诛笔伐的对象。

试以《体育博览》杂志当年的报道,管窥当年的舆论氛围。该刊1992年第7期刊文《中国人打败了中国人》,回顾汤姆斯杯中国队的失利,遣词造句间,对韩健、杨阳、陈昌杰三名马来西亚队“客卿”教练颇多批判。如:“打败仗本来并不是太过刺激的事,但这一仗败得却太过于讥刺,太富有悲剧色彩。因为,打败中国队的不是马来西亚人,而是那几名……昔日‘民族英雄’的中国人。”“我国体育明星和外国的不同,从小是国家和人民培养大的,有本领后也应该先援内后援外,……如果仅仅为追逐私利钱财,或为个人的一些委屈便做伤害国人感情的事,未免也显得气节太低。”“身为龙的传人却倒戈相向,午夜梦回,也许要噩梦连连,心惊胆跳吧。”“顶着一个‘客卿’的帽子,身怀绝技却不能直接报效祖国,……这难道不也是他们的悲哀吗?”⑥

读者们的言辞则要更为激烈。有人讽刺道:“这比早些年的胡娜不知强多少倍,提起他们(韩、杨、陈),传统的中国人至多把牙根咬得酸疼,骂一句‘妈的,吃里扒外’。”有人则直接了当:“我在这里要骂一声——混蛋!……现在‘长城’倒了,你们,还有韩、杨、陈等卖国贼都高兴了吧!”对“体育无国界”之说,读者也多予痛斥:“不知用意何在,是不是要看见中国在各项赛事一败涂地才高兴,才有气度呢?”“中国人打败外国人,我们能不解气吗?……在大马的‘屠龙之夜’、‘长城倒塌’,人家会认为体育无国界吗?”⑦

韩健(左)曾代表中国赢得多枚世界羽毛球比赛金牌

何智丽:1994年,入籍日本击败邓亚萍,被骂“竞技场上吴三桂”

1994年10月,广岛亚运会。入籍日本的原中国国家队运动员小山智丽(何智丽),击败邓亚萍夺得乒乓球女子单打冠军。广岛赛事落幕,国内舆论风暴即起。体育类报纸自不必论,《北京青年报》乃至《文汇读书周报》等文化类媒体,也全都参与了“何智丽是不是汉奸”的大争论。

将何智丽痛斥为“竞技场上的吴三桂”的《羊城晚报》记者苏少泉,后来如此回忆自己所接触到的民意:

“怀着一腔热血,我连夜写就题为《何好之有?》的短评……指出“为争个人小气而置国家、民族的大气于不顾,那是竞技场上的吴三桂,何好之有?”次日得悉何智丽获胜后对记者称:‘比我以往所有为中国拿的冠军都高兴’,又写了一篇《祖国培养了她,她却忘了祖国》的文章……这两篇文章先后在《羊城晚报》发表以后,恰如一场龙卷风暴,马上引起轩然大波。100多封来信从海内外蜂拥而来,省内外来电络绎不绝。这些来信来电,3/5对我的文章表示热烈支持。有的称赞我‘不愧为高级记者’,‘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有的严厉谴责何智丽‘数典忘祖’,对其将私利放在国家民族利益之上的行为表示不齿,有人还说有机会要和她辩论。南方航空公司刚下班的4位空姐争着在电话中说:‘这样的人不会有好下场,将来肯定会被丈夫抛弃!’不到5年,果然灵验。但是,也有l/5的来信模棱两可……还有约1/5来信来电为何智丽辩护……”⑧

1995年,何智丽欲来中国参加世乒赛,但受到人身威胁。据国家体委副主任刘吉在一次报告中披露:

“(广岛亚运会)比赛刚结束,山东省一个县中学的女孩子给我打电话,大哭说:何智丽怎么可以赢邓亚萍呀!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上海二家报纸的主编给我打电话,问现在怎么报道?主编室电话不断,有人对小山智丽表示祝贺,有人说她是汉奸。要上海开除她,永远不许回上海。我说也不要这样激动,……从成绩看,我个人表示祝贺。但从她个人品行上说是很差劲的……对她人品的批评是可以理解的。……比赛时让球没什么说的,就像篮球换人一样,谁能打败那个外国人就让谁上,要把爱国放在第一位,个人价值要服从国家的利益。批评后她一气之下就退出运动队,嫁给了日本人,一直对这个事怀恨在心,这是很不对的。这次43届世乒赛她还要来,参加单打。很多球迷给我们写信说她是汉奸,要是来小心她的狗头。还有人给何智丽的父母写信。信已转给我们,说叫她父母转告何智丽别来参加天津的比赛,不然就有来无回。她父母很害怕,要求保护她的安全。当然我们会保护。”⑨

何智丽(右上)在与邓亚萍的决赛中口称“哟西”激怒了非常多的中国人

编辑荐图
一周热点
网媒关注
热门贴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