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7-01-03 08:00   来源:腾讯

仅就媒体而论,在1992-1993年间,至少有80家以上的中央、省市报刊称颂过王洪成,说“他的出现,把人类历史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洪成时代开始了”、“上下数万年的发明都不如王洪成的发明伟大”

王洪成多次当着各级领导、媒体记者现场表演“水变油”,是其骗局得售的核心。2009年,原国家体委主任、少将伍绍祖,还曾如此回忆道:“水转化为油的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亲自去了王洪成那里三次,非常仔细地看了。我自己拿个大瓶子接了自来水,喝了一口,然后一直拿着这个瓶子,让人往里面放了一滴催化剂,最后全部变成了油,全部烧掉了。这些都是问题,都还没有解决,也许这里面蕴藏着一个巨大的科学领域。”⑤其实,伍绍祖所见到的现象,据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郭正谊介绍,至少有四种“小戏法”可以实现。⑥

80年代,王洪成曾两次进入“秦城监狱”。一种说法是:1984年某中央领导看了他的现场表演后,责成有关部门将事情搞清楚,王被请到北京,交由国家安全部看管进行“实验”。“实验”过程中王的调包手法败露,被送入监狱。1985年出狱后返回哈尔滨,不思悔改,继续行骗,“哈尔滨市公安局的某些领导,甚至黑龙江省的某主要领导也相信了他的发明,同他合作”,1987年10月,王因行骗再次被关进秦城监狱。另一种说法是:1986年某中央首长出访朝鲜,顺路视察黑龙江,得到关于王的汇报,遂指示将其送往北京进行科学鉴定。王到京后,先是以“让我交出配方,至少要给我一个部长当当”为由,回避鉴定;后实在回避不了(承诺若配方属实即成立第二能源部让他当部长),王只得溜回了哈尔滨;北京方面又将其再接回北京,安置在秦城监狱做实验,以防脱逃;王实验中的调包计,因监狱的摄像头而暴露。⑦考虑到国家计委某领导在1987年前后曾

拨发给王60万元实验经费及一辆豪华皇冠汽车,并答应为王专门成立国家新能源开发局,绕过正规的专利实审破例为其发放专利证书

(王只愿表演不肯实验),作为王交出配方的补偿;且王秦城监狱所呆时间很短,秦城监狱亦非普通诈骗犯短期服刑之地,第二种说法或许更为可信。

80年代两次进京“鉴定”失败,王洪成的骗局却仍能继续扩张影响力,与学术界的推波助澜也有极大关系。比如,哈尔滨工业大学曾组织过一个水变油的鉴定会,该校校长和党委书记先后两次给中央领导写信,坚称水变油是可信的。大庆石油化工设计院也是王洪成的坚定支持者,该院不但组织了8位专家签字寄报告给中央和国务院,为“水变油”的真实性背书,还于1985年与王洪成合作成立“庆滨公司”。

至于王洪成为何能在1992年两登《人民日报》,并在1993年引发媒体的报道热潮,限于公开的材料有限,目前尚不得而知。1999年,何祚庥曾在一次报告中提到:自己1993年撰写了批评“水变油”的稿子,《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科技日报》、《中国科学报》都不愿意登。1992年底国务院某领导已有批示对“水变油”一事“不要再折腾了”,公安部于1993年1月19日也已发出《关于立即停止对王洪成“水基燃料”的宣传等事项的通知》,但1月28日《经济日报》仍“顶风”刊文盛赞王洪成的“水变油”乃是“中国第五大发明”,且言辞间似对这一停止宣传的通知颇多不满(内有“为什么如此重大……的发明,至今未能得以推广?”等质问之语)。故何祚庥感慨:“中央领导批示了以后也没有管用,这个问题很值得我们反思。”“中央电视台有一个节目组拍了批评‘水变油’的电视节目,有长的节目,也有短的节目,但是各位可以看,没有一次播放出来,原因呢?当时负责中央电视台的领导同志看见这样的节目就否决。”⑧

王洪成一度是各省市地方政府极受欢迎的座上宾

三、“水基燃料”不敢投产;“膨化燃料”乃大跃进燃油掺水变种

要识破王的把戏很难吗?其实也不难,甚至不需要化学知识,而只需要一点基本常识。如1992年时任劳动部部长阮崇武给国务院某领导的报告所言:

“王洪成以水代油的事,早在1985年冬天我到公安部工作时,受××同志委托去看了他的‘表演’,当时我就明确表示:只要他真正投产,哪怕是小批量的,也就用不着谁去批准,赚钱就是了,什么问题都将不存在。但多少年来,他只是到处跑,请名人看‘表演’,住在宾馆、白吃白喝,当时并非强迫他交出药方,我也曾帮助他申请专利,以便保护,但他假装受伤,不肯去做科学的检验。他的‘表演’疑点甚多,也引起不少争议,后来柳随年同志曾作过不少努力,但成效不大。对这件事,我觉得不必大动干戈,也不必非要领导批示,

只要他开始小批量投产,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但我估计他是不肯的。他仍会到处造舆论,找名人‘表演’骗吃骗喝混下去。”⑨

王洪成的“水变油”(水基燃料)确实从未投产。从1993年前后开始,王四处兜售、忽悠他人“建厂生产”的是一种所谓的“膨化燃料”。

编辑荐图
一周热点
网媒关注
热门贴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