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6-12-15 08:00   来源:打喷嚏

从金马舞台上,范伟捧走了最佳男主角奖座,这件事还不算冷门。但当他走下舞台,来到后台采访厅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尴尬——主持人闻天祥问,大家对新科影帝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提,现场一片寂静。

  这与三个小时前的红毯形成鲜明的落差,当时,范伟只身走过,引起了现场最高分贝的尖叫声。事实上,有不少电影记者早在初次看完《不成问题的问题》后,就认定范伟会是金马影帝,并早早敲定专访,准备为新科影帝凯旋洗尘。金马后台小小尴尬之后,这些喜欢着范伟的记者们也在懊恼,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新浪娱乐是在前不久结束的东京电影节采访的范伟,记者同样看了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也认定范伟会因为这个角色有所斩获,随即开始寻找采访范伟的机会,但遇到了几次“温柔的拒绝”,几番打听之下才知道,原来范伟担心,还没颁奖就接受采访,会被认为是炒作。赴约之前,范伟又在咖啡厅外偷偷问经纪人需不需要上镜,“说是文字,我就比较松弛了”。

  几年前,范伟做了好些个带着观众的电视访谈,“就做了几次,我觉得特别崩溃”,他想象观众都在期待一个多幽默、多生动的人出现,但自己一说话,明显就冷场了。开剧本讨论会,范伟都会带开朗的工作人员一道去,热络之后,一聊剧本,他就不尴尬了,但回去一听录音,还是会自责“怎么什么都说呢,明明是好心,说出来那么不合时宜”。

  “不合时宜”,采访中,范伟一直用这个词形容自己。

  实际上,范伟所说的尴尬,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当时我俩一人一杯咖啡,聊到半程,连咖啡旁边的迎宾水都被我们喝完了。

  但范伟会“暗中安慰”我:“我们很敏感,当你发现对方跟自己的感觉相近,反而有亲切感,反而会打开话匣子。咄咄逼人或者跟你‘哈哈哈’的,我就有压力了。但如果差不多的人,就会打开心扉了。”

  就是这样一个并不擅长社交的演员,在《不成问题的问题》中成功饰演了一个“人精”一般的农场主任。就是这样一个并没有什么自信心的人,却在这样一部影片里展现了高度自信——他用极度内敛的方式来演一部讽刺电影,用静水流深般的演绎来表现一个坏人——尽管他并不认为这个角色是坏人。

  范伟演起戏来,绝对堪称有型,不仅仅体现在他在金马入围酒会上那潮款的九分裤,还有在片场的一个不为人知的习惯——如果拍到一个特别满意的镜头,他就会躲到片场的某个角落里,抽一根烟,“拍美了,安慰一下,兴奋的感觉”。

  从少年时代开始,范伟的轨迹都有些顺势而为的意思,学相声入行是因为在他出生的城市沈阳,表演艺术就等同于相声,后来与赵本山搭档小品,也是因为陈佩斯、朱时茂演火了这一表演形式。进入电影领域的最初几年,《看车人的七月》、《芳香之旅》都为他捧回了国际奖项,范伟开始离开曲艺,专心从事影视演员工作。

  但逐渐地,范伟性格中被动的部分开始显现,选择角色时“深一脚浅一脚”。五年前,范伟开始觉察到局限,还曾经一度停止拍戏。碰到《不成问题的问题》的剧本时,范伟再次问自己,现在做文艺片,是否有些不合时宜?

  半辈子都在担心自己不合时宜的范伟,没有舍得放走这个角色。除了这部影片,范伟还有三部喜剧片今年连续亮相。与此同时,他开始主动铺设适宜的土壤了。去年,范伟成立了一个剧本工作室,请来文学总监,为自己量身定做剧本,“我想再试试吧,在50多岁、60多岁试试”。

“我的幽默都是靠演的,不是有天分的喜剧演员”

范伟独家对话新浪娱乐

  在家看电视的时候,范伟手握着遥控器兜圈调台,调到央视三台时,常碰到他原先在春晚上表演的小品的重播,“有些真不错,有的没那么好,赶紧调台,什么叫精神洁癖?受不了自己表现不好”。

  范伟的这一症状,用时兴的说法是“尴尬症”。他其实不太爱出席发布会,“挺尴尬的,我实实在在讲,所有在戏里头出现的,大家喜欢是因为角色,但生活中的我绝没有银幕上那么生动”。范伟带着痛苦的表情,回忆起几年前做的带着观众的电视访谈,“演员在台上,听观众的感受特别敏感,我一上台的时候,大家特别热烈。看到了一个他们觉得特别幽默的人,上来指不定跟我聊得多么生动、多么好玩。结果一聊天后,大家气氛就下来了。我的那点生动都放在戏里头了,所以演戏有一些自信,但在镜头前见观众,越来越拘束”。

  “就做了几次,我觉得特别崩溃。”范伟仍然带着苦涩地说。见对面的我默默地喝了一口咖啡,他补充道:“我们很敏感,当你发现对方跟自己的感觉相近,反而有亲切感,反而会打开话匣子。咄咄逼人或者跟你‘哈哈哈’的,我就有压力了。但如果差不多的人,就会打开心扉了。”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编辑荐图
一周热点
网媒关注
热门贴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