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7-01-06 08:00   来源:腾讯

网上有关鲁迅是“汉奸”的说法颇多

近年来,有关鲁迅与日本关系的讨论时常见诸网络,甚至有网友撰文称,“鲁迅从来不骂日本侵略者”,同日本“特务”内山完造往来密切,“每次国家有难,他首先想到的是往租界日本人家里躲”,“鲁迅是中国第一大汉奸”。这种指责当然也不奇怪,早在鲁迅生前,就有人这样骂过他,说他是帮日本“破坏中国现政府”的“汉奸”了①。

那么,鲁迅真的“从来不骂日本侵略者”吗?

九一八事变:鲁迅对日军行为持批判立场;主要的抨击对象是国民政府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鲁迅发表多篇文章,谈及自己对事变的看法。9月21日,鲁迅发表《答文艺新闻社问——日本占领东三省的意义》,认为事变的本质,“是日本帝国主义在‘膺惩’他的仆役——中国军阀,也就是‘膺惩’中国民众,因为中国民众又是军阀的奴隶;在另一面,是进攻苏联的开头,是要使世界的劳苦群众,永受奴隶的苦楚的方针的第一步”②。

且不论其说辞的正确与否,至少可知鲁迅对日军侵占东三省一事,是持批判态度的。

同理,在《“友邦惊诧”论》(1931年12月)里,鲁迅感叹,“日本帝国主义的兵队强占了辽吉,炮轰机关,他们不惊诧;阻断铁路,追炸客车,捕禁官吏,枪毙人民,他们不惊诧”。

且不论这种“不惊诧”的指责正确与否,至少可知鲁迅对日军强占辽吉的行为,是持控诉立场的。

当然,鲁迅的主要抨击对象,乃是国民政府。

如诗歌《好东西歌》(1931年12月)中,鲁迅调侃“文的笑道岳飞假,武的却云秦桧奸。相骂声中失土地,相骂声中捐铜钱,失了土地捐铜钱,喊声骂声也寂然”,最后“声明误解释前嫌,大家都是好东西,终于聚首一堂来吸雪茄烟”。又如1933年1月,在《观斗》一文中,鲁迅又嘲笑道:“我们的斗士,只有对于外敌却是两样的:近的,是‘不抵抗’,远的,是‘负弩前驱’云。……‘不抵抗’在字面上已经说得明明白白。‘负弩前驱’呢,弩机的制度早已失传了,必须待考古学家研究出来,制造起来,然后能够负,然后能够前驱。”同年,在《漫与》一文中,鲁迅又说,上海“九一八”纪念日时,“华界但有囚车随着武装巡捕逡巡,这囚车并非‘意图’拘禁敌人或汉奸,而是专为‘意图乘机捣乱’的‘反动分子’所豫设的宝座”。1936年,鲁迅去世前夕,还写了一篇《我要骗人》,讽刺道:“要说的话多得很,但得等候‘中日亲善’更加增进的时光。不久之后,恐怕那‘亲善’的程度,竟会到在我们中国,认为排日即国贼——因为说是共产党利用了排日的口号,使中国灭亡的缘故——而到处的断头台上,都闪烁着太阳的圆圈的罢,但即使到了这样子,也还不是披沥真实的心的时光”。

以上种种,其批评内容虽未必完全正确,但鲁迅对日军侵略的痛心,却实贯穿其中。

1934年鲁迅与友人合影。左起:内山完造、林哲夫、鲁迅、井上芳郎

一二八事变:鲁迅曾签名号召“打倒日本帝国、国际帝国主义”;主要抨击对象仍是国民政府

1932年,上海发生“一二八事变”。鲁迅因带全家人躲到内山完造的书店中避难,招致很多非议,以至人们忽略了他对事变本身的看法③。1932年2月,《文艺新闻》刊登《上海文化界发告世界书》,号召作家们“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惨无人道的屠杀”、“打倒日本帝国、国际帝国主义”,

署名者中即有鲁迅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编辑荐图
一周热点
网媒关注
热门贴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