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6-12-28 08:00   来源:百山探索

此时,在台湾近郊的国民党保密局本部,保密局头子毛人凤正在静待大陆方面的“佳音”。他心里盘算着:如果这次行动成功,的风云就会发生突变,到时,自己就功劳大大的了。

坐在保密局督战的顾问布莱德,对毛人凤说:“立即电告计兆祥,报告潜伏大陆暗杀队的准备情况,对东北技术纵队所有行动人员,除重赏外一律官升三级,并委任纵队司令马耐为国民党东三省救国司令。”

毛人凤一边答应,一边说:“按规定的联络时间已经超过了,可现在还没有得到大陆方面的任何反应。”

布莱德意识到了什么,打断毛人凤的话说:“立即电告计兆祥,停止发报,马上转移。”

毛人凤镇静地说:“问题没那么严重吧,共产党再狡猾,也难发现我‘万能台’的踪迹。沉住气,也许计兆祥马上就会发来成功的电报。”

这时,北京南池子的电台安装完毕。

嘟……嘟……嘟……计兆祥呼叫保密局,并传出要毛人凤接电讯的信号。

“来了!”毛人凤叫了起来,他马上坐到电台旁,等待接收、译电。电文很快就被翻译出来。电文内容如下:

毛人凤先生:

被你们反复吹嘘的“万能潜伏台”已被起获,少校台长计兆祥束手被擒。今后,贵局派遣的特务,我们将悉数收留,只是恕不面谢。告诉你,给你讲话的是李克农。你们现在“寄人篱下”,好景不长。你若率部来归,我李克农可以保证你们安全。告诉你,发报的报务员就是计兆祥。

毛人凤震惊地拿过译文不相信地又看了一遍,浑身颤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克农”的名字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冤家路窄。毛人凤十分清楚:过去李克农曾在“国统区”搞情报工作,把当时的特务头子——戴笠搞得焦头烂额。1947年他接任保密局局长后,也被李克农弄得处处被动,防不胜防。国民党政府曾经多次悬赏捉拿李克农,可连一个影子也没有抓到。如今又碰上了这个“老对手”,“万能台”也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毛人凤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椅子上。但是,老奸巨滑的毛人凤并没有绝望,因为他手中还有“东北技术纵队”这张王牌。重新振作精神的毛人风立刻让电报员回电:“李克农,你走着瞧吧,看到底谁是最后的赢家。”

时隔不久的一个夜晚,一架无国籍标志的飞机低低地盘旋于离哈尔滨不远的山林里,两只降落伞从飞机中悄悄落下。等降落伞一落地,埋伏在地面的我方监视人员立刻逮捕了两名特务。

根据从计兆祥处截获的电讯情报证实:他们二人就是毛人凤派来的领导东北技术纵队进行暗杀活动的两个特派员。从他们的随身行李中,我方侦查员搜出了美制卡宾枪、无线电台、气象预测器、炸药等特工用具。

两名特务分别叫“张大平”和“于冠群”。他们供认:将于次日上午在哈尔滨松花江饭店与东北技术纵队接头,并代表国民党保密局给有关人员颁发委任状,将奖励反共有功人员。

翌日清晨,在松花江饭店一个高级客房里,毛人凤的特派员“张大平”和“于冠群”与东北技术纵队司令员马耐接上了头。不过,这个“张大平”已经不是原来的张大平了,他是由中共情报人员假冒的。

寒暄几句后,东北技术纵队的负责人马耐交出了170人的花名册,以备“张大平”按名单向毛人凤邀功请赏。毛人凤的另一张“王牌”就这样悉数败在李克农的手中。

1950年3月14日晚,毛泽东安全抵达北京。蒋介石和毛人凤刺杀毛泽东的阴谋幻想彻底破灭。

1955年,李克农被授予了上将军衔,他是被授予上将军衔的52名将军中唯一一位没有领过兵、打过仗的将军。虽然李克农没有在真刀真枪的战场上冲锋陷阵,但是他在情报战线这个没有硝烟的无形战场和敌人周旋厮杀,为我党的地下工作和解放事业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将军的头衔,李克农自然是当之无愧的。

编辑荐图
一周热点
网媒关注
热门贴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