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6-12-22 08:00   来源:豆瓣

提到画作《最后的晚餐》,大家第一反应肯定都是达芬奇的传世名画。它是如此简洁而富有戏剧张力,几乎所有看过的人都对它终生难忘。我们都很熟悉它背后的故事:耶稣和他的12个门徒共进晚餐,他说:“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出卖我了。”于是一桌人当即哗然,忠诚与背叛,平静与惊惶,悲剧就在不远处等待。达芬奇的这幅画是如此出名,以至于人们很难想象出其他方式描绘这个主题。然而戏剧性的瞬间自古以来就是画家偏爱的主题,宗教题材又是那么的长盛不衰,看中这顿《圣经》中著名晚餐的画家怎么可能只有达芬奇一个呢?事实上,《最后的晚餐》在绘画史上从来没有“最后的”版本,不少著名画家都画过同名画作。

历史上,最早选中这个主题的是一位公元6世纪的意大利画家。

画中十三人的座次呈半圆形,基督坐在一头,他身后的大部分门徒齐刷刷盯着叛徒犹大。餐桌上摆的是耶稣显示神迹的五饼二鱼。这幅拜占庭镶嵌画比较简陋,11个门徒没有各自的特点(约翰像个脑震荡患者);犹大像个被同僚排挤的委屈受害者;强调耶稣的手法也很简单粗暴,只是给他加了硕大的光环,让他的位置在第一个并且身体体积比其他人大。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耶稣的姿势,他并非端坐着而是放松地半躺着,明明在预言自己的死亡,却像准备安睡一般淡然,也许那时候的画家已经对塑造耶稣的性格有了初步的想法。

13世纪的《最后的晚餐》里人物神情依然呆板,动作依然僵硬。

犹大那时就往往被描绘成正向碟子伸手取食的样子,因为耶稣说“与我共用一个碟子的人将要背叛我”,这个动作也有指责犹大贪婪的意味。

那时候的画多半是宗教宣传的手段,画中人往往高高在上,鲜少生活气息。

到15世纪中期,大约在1447年,写实主义画家安德烈亚-德尔-卡斯塔诺(Andrea del Castagno)留下一幅值得推敲细节的《最后的晚餐》。

这幅《最后的晚餐》早于达·芬奇半个世纪,目前藏于佛罗伦萨的圣阿波洛尼奥修道院。严格说来这幅画不应该叫《最后的晚餐》,因为卡斯塔诺在餐桌上方从左到右依次画了基督复活、基督受难、埋葬基督的场景,就像在预告接下去会发生的事,属于强行加戏。这样算是喧宾夺主还是拓展了时空,见仁见智吧。

不可否认的是卡斯塔诺的画工细腻优雅,建筑物的透视法运用得当。耶稣的表情耐人寻味,他的中指和食指作出十字架般的交叉状对着犹大。这个手势有祝福之意。耶稣对叛徒做出这个手势,足见其身怀悲悯之心。门徒们各有各的反应,叛徒犹大独坐在餐桌另一侧,雪白的餐桌布把他和其他人隔绝开来。犹大头顶没有光环,身着最朴素黯淡的服装,头部上方的大理石纹路散乱。

上一页123  ...  67下一页
编辑荐图
一周热点
网媒关注
热门贴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