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7-01-10 08:00   来源:界面

见地君不知道这篇文章应定义为“金科坠落计”,还是“金科反击战”?

2015年5月12日,可能是金科掌门人黄红云最高兴的一天。截至当日,黄红云、陶虹遐夫妇累计减持金科3.87亿股份,减持均价7元以上,与2014年10月13日,公司首次爆出转型新能源消息时的每股3.99元相比,黄红云夫妇多套现12.58亿元。

可现在,黄金屋变成了烦恼果。距彼时仅5个月后,帮黄红云精心坐庄拉高金科股价的徐翔在高速路上被捕。他勤奋又专注,谨慎又讷言,具备中国商人所有的优点,怎么会被抓呢?黄红云也许会唏嘘,即便徐翔被抓在所难免,为什么不早一点儿,或者晚一点儿?

一年后的2016年12月5日,青岛市中级法院对徐翔和他的两个商业伙伴王巍、竺勇进行庭审。这位曾多次言之凿凿自证清白的“中国私募一哥”当庭认罪。包括黄红云在内的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或控制人受到牵连,被迫出庭。

多么的不幸。

幸好,不幸中还蕴藏着多重“幸好”。

幸好,上帝没有给黄红云再来一次的机会——因为一面是高达12亿元的巨额套现诱惑;一面是可能的牢狱之灾和金科的归属难定。即便再给他一次机会,或许他也不知该如何抉择。

幸好,黄红云面临的所有不幸前都有着“或”这个字——套现的巨额现金或归属难定,人身自由或将失去,金科股份或转手他人。“或”意味着转机,黄红云及其背后的“涪陵帮”,还有扳回一局的机会。

“能做到这个位置,能力不一般。”一位重庆地产圈老人告诉见地君。股票解套以来,“不一般”的黄红云通过坐庄套取巨额利益,可谓他勇绝与贪婪的完整体现。想一想,面对更可怕的牢狱之灾和黄氏家族最核心资产的易主,“不一般”的黄红云会束手就擒吗?

如果将1年前黄红云套现巨额利益比作黄氏手腕的“1.0版本”,那么,黄红云为脱离当前困局而做的努力可谓黄氏手腕的“2.0版本”。现在,黄氏手腕的“1.0版本”早已结束,“2.0版本”方才徐徐展开,黄红云及其身后势力在被动中主导的这一役,尤其精彩。

1、2014年的那一场“雪”

“涪陵帮”此次“沦陷”,体系中的金科和财信发展都遭遇创击。金科前董事长黄红云和财信集团董事长卢生举是同乡,财信发展也曾玩儿过“高送转+炒概念”的“才技”,黄红云曾以自然人身份购买了彩信的股票。

金科坠落的源头要从6年前说起。2011年,金科集团借壳ST东源登陆A股,以黄红云、陶虹遐为首的8位黄氏家族成员藉此获得6.07亿股股票。到了2014年年底,这些股票全部解禁。

一个巨大的套利机遇出现在黄红云面前,可是,在这个重大机遇前,黄红云还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挑战。2011年金科借壳ST东源以来,金科股价始终在每股2-4元之间徘徊。2014年12月22日解禁当日,股价只有4.73元,而当年ST东源吸收合并金科集团的交易对价是每股5.18元,解禁后强行套现的话不赚反赔,简单估算每股损失0.45元。

黄红云如果想抛售股票,必须先把股价提上去。提高股价的方式无非两种:增强上市公司的业绩,进而提振股价;或通过“高送转+新概念”的方式炒股。

黄红云分析的很准,金科通过强业绩提振股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2014年,金科还是除龙湖以外的重庆第二房企。但随着国内大型房企的入驻,尤其自2015年以来,金科在重庆主城区拿地变少,现在主城区只有金科·天元道一个项目在做,整体气势和地位完全下降。”上述重庆地产圈老人告诉见地君。

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的年报亦可见金科略显疲态。巨量股票刚刚解禁的2014年,金科“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和“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下降7.74%和21.91%,基本每股收益由2013年的每股0.85元将至每股0.78元。2015年、2016年上半年分别实现基本每股收益0.27元(分红后)和0.14元——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业绩总体平庸,这样的业绩,怎么能大幅提振股价?

抛开道德与罪孽,采用“高送转+新概念”的方式提高股价确实是黄红云套利的唯一手段。实际上,上升到整个上市公司体系,控股股东与中小股东间的关系,都有着相爱相杀两面,不得不承认,他们相杀的属性大于相爱,控股股东从中小股东手中圈钱比做强业绩要轻松得多。因此,当大股东们言之凿凿的说为“中小股东谋福利”时,中小股东可以把左边的口袋打开来准备收钱,但一定记得把装着自己钱的右边口袋扎紧。

令见地君意想不到的是,采访过程中,无论是金科前员工,还是那位重庆地产圈老人,亦或金科业主,都给黄红云和金科一致好评。

“(金科)有干劲儿,有创新意识,积极向上,销售顾问、营销总每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上下沟通无障碍……”一位曾在金科工作的员工表示。

“金科的土建非常扎实,这是重庆人喜欢他的一个原因;金科最近推出了一个激活老业主的服务系统,实现了老带新;黄红云很少出席活动,但口碑不错……”上述重庆圈老人如是说。

可当巨大的套利机会出现在黄红云面前时,这个自诩喜欢读书和跑步的“阳光富豪”展现了他“不阳光”的一面。

巨量股票解禁前一个月的2014年10月13日,金科宣布斥资20亿元成立包括风能、光电在内的金科新能源公司。彼时金科承诺2015年在新能源领域投资超120亿元,3年投资500亿元。两个月后,金科新能源斥资7亿元受让风力能源企业华冉东方90%的股权,并做出了2015年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2016年、2017年净利润合计不低于3.5亿元的巨额业绩承诺,否则金科将面临巨额赔偿。

见地君还看到,早在2014年8月,金科还以百万年薪在招聘网站上招聘能源总经理——这是一个非常缜密的局。

2015年4月,金科公布2014年利润分配方案:以13.79亿股为基数,每10股送红股6股,派1.5元人民币现金,再以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增14股。对比2012年和2013年的利润分配方案,2012年:每10股派送1.00元;2013年:每10股派送1.20元。

上一页123下一页
编辑荐图
一周热点
网媒关注
热门贴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