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7-01-06 08:00   来源:界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998年10月17日,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安坤被害,配枪失踪。44天后,凯里市中国银行行长乐贵建一家三口被害。一同被害的,还有邻居刘巧云。

18年以来,曾经震动整个凯里的这两起命案,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曾经投入数百名警力的专案组成员,换了一批又一批。

但随着正科级官员黄德坤的落马,陈年命案重归人们的视线。

如果没有落马后的指纹对比,没有人相信,他竟与18年前的杀警、银行行长灭门案有关。整个故事,荒诞、残酷且离奇。

2016年11月的一个下午,黔东重镇凯里市阴雨绵绵。

“18年前的灭门案破了。”

即便久在商场,当听到朋友说出嫌疑人名字时,阿贵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阿贵已年过50岁,这些年,他见证着凯里的急速变迁,也目睹了这里发生的很多事情。

那个当年惊动中央的银行行长灭门案,让两个断裂的时代重新被拼接起来,也唤醒了阿贵很多回忆。

贵州省黔东南州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山城凯里地处西南一隅。1956年7月23日,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成立,确定凯里为州府所在地。1960年代赶上“三线建设”,城内军工、国营企业林立。

在这个当时还很逼仄的小城,第一批企业子弟们正值年轻气盛。他们各自结势,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甚至成为一种社会风气。而在其中,凯里汽车运输总公司(下称凯运司)和黔东南州建筑总公司的子弟又最为著名。

这个庞大的运输公司人员结构复杂,五分之一来自南下干部,剩下的是凯里本地人和部队转业人员。凯运司的第一代子弟人数庞大,“打起架来,让人害怕。”阿贵说。

阿贵、黄德坤、潘凯平、安坤年纪相仿,都属凯运司子弟。他们在一个大院生活,在同一个企业学校上学——但未来的命运却彼此迥异。

在后面三人中,只有黄德坤与他相熟。“我是1965年的人,黄德坤与我同岁,但在学校同级不同班。”阿贵点燃一根烟,陷入回忆之中。

黄德坤之父退伍之后,成为一名客车驾驶员。在这个姊妹5人的家庭中,黄德坤排行老四。他从小沉默寡言,喜欢拳击,“善江湖气,不主动惹人,也不被人欺负,下手很重“,阿贵说,他喜欢独来独往,但与潘凯平自幼交好,“常替对方出头。”

而汽车修理工的儿子安坤,则比三个人都大了一岁。他成绩优异,恢复高考后,安坤考上了贵州民族学院(现贵州民族大学)中文系。这个当时的高学历者,先在乡政府锻炼,后调入凯里市公安局工作。

阿贵、黄德坤与潘凯平的青年时代则平淡得多。中学毕业后,他们先后进入凯运司公司工作,黄德坤做了汽车修理工

“黄德坤头脑灵活,在凯运司的时候,便时常从广东贩回电子表、摩托车回来卖。”阿贵说。

1992年,汽车修理工黄德坤离开生活20余年的凯运司,在社会上闯荡。

1990年代,经济春风从广东吹到湖南,又迅速席吹到了偏远的黔东。

那时的凯里市区,以大十字商业中心为核心,往东止于技校,往西止于“大地春城”,面积不足现在的三分之一。站在东北高地俯瞰,城内的低矮建筑鳞次栉比,大十字附近的“八楼”因最高而成为地标性建筑。

2016年7月5日,当地官方宣布,黄德坤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纪委带走调查。

在1990年代的经济大浪中,凯里和这里的人们,急剧发生着变化。

黄德坤“下海”后,跟着那个时代一步步前行。那个相对匮乏的时代,社会需要什么,他便提供什么。

1993年,他租下凯运司俱乐部,经营着一家录音厅。随后,他又租下电影院,开办了当时凯里市唯一一家保龄球馆。

在当地,他的社会背景为众人所知:其大哥和大姐都在州公安局工作;姐夫在州里亦担任着一个要职;妻姐任某县领导。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编辑荐图
一周热点
网媒关注
热门贴图

友情链接